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秋迷天下

查看: 5512|回复: 15

同人文:小李飞刀之《冬晴》作者:秋兰

[复制链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发表于 2020-5-5 21: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文是一篇按照散文形式而写的同人文小说。灵感来自王家卫的电影比如《花样年华》。~

猎豹截图20200505223335_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楼主| 发表于 2020-5-5 21: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一名剑客。
剑客的心情,有时候很难被别人了解。
我也试曾不想被别人了解。
可是因为孤独。
用剑的那种孤独。
我的名字,叫做“荆无命”。
很多人听到了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奇怪,而我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不寒而栗。
这就是我的姓名。
有时候我懒的理会自己的姓名,可在人的大多数的时间里面姓名很重要。
尤其是对于用剑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可我心里面却并不是这样想,因为我的名字中,有两个字已经写的很清楚。
“无命。”
我的一切,都归我的老板所有。
没有了性命,又何来谈姓名???
我活的久,是因为我什么都看透。
所以我虽然用剑,却能避了那盛名下面带来的无妄之灾,所以我专心用剑,专心杀人,却不可能在不专心的时候无命。看来,无命这两个字,要比“长生”好的多。
我知道,自己并非是一个能够控制好自己欲望的人,我也有野心,称霸天下的野心。
我看着自己的剑,会在心中笑了笑“很锋利,很亮。”于是,我会握的很紧........
可前方又有人形晃动了...
这个人,很高,很瘦,但是,很精聚,很肃威,我的剑,距离他很远,可感受到的却是一种凛凛的收杀......
我的手在抖,就如风雨中紫闪雷光下的毛竹..虽然,我有很好的隐藏.
但是...
因为我见到了我的老板..........
他走在我的前面,一身普通的杏黄绸缎,他走的很有节奏,从前,在他见到我的那一刻起,就仿佛与我步法协调,心存温衡。我曾经很荣幸....
但后来,我才发觉,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身体的一个部分,因为我连走路,都变成了他的摸样。
他名字叫做上官金虹,这个名字很怪,也很动听。
动听之处,不在于这个名字在一开始被人听着有多响亮,而是在于人们听到后的那份震惊与惶恐。
无论你对他有多陌生。
我习惯了生活在这种无情下面,我对敌人,既没有同情的怜悯,也噬血的快乐,因为我麻木。
因为我在这样的一伟绝顶高手的熏染下来做自己。我不清楚我是否还能做回我自己。
但是我却知道,在我的内心,只有对一个人不是冰冷的麻木,那就是他上官金虹。因为他的称霸天下的野心,因为他的举世无双的才智,因为他那山顶绝寒的寂寞,因为他那舍我其谁的武功。
直到,我遇见了那个人..........
那一年,雨水初为降。早春。 我曾经在想,一个人面对自己的时候,会有多少的脆弱,面对敌人的时候,会有多少的畏惧?因为在手中的长剑,颤抖的那一刻.........
左手......还是右手???......还是....我的心?
我不能做到心头那畏惧的一刻的颤抖,因为,我在乎。
我始终是在乎,在乎人的生死,在乎自己的生死。
无命的名字是真,可是心中的惧怕,终究是假。我收了剑,走到了一处有太阳的地方,面无表情的脸上,我默默的看着远方,谁也不清楚我心中究竟想的是什么,谁也不会。
那一年,雨水初为降,早春。我来到了一处旷野。因为,一个人约了我来。他说:“只要我人个人来。”
一个人,一把剑。
他说这件事情,与金钱帮有关。
他说:
“只许我一个人知道,而且,只许我一个人来。”
我行在路上,已经感受到了,路上的泥土已经潮湿,踏了上去,松松软软。湖蓝的天色上,可爱的几朵白色而斜扫的云。我行其中,听清风鸟语,嗅雨露花香。有时候会觉得人生有时候也有几般美好,因为,此时的我仿佛已经觉得自己走进了这田野的广阔,融进了这青草的自然。
终于来到了这里。
旷野很大,这里没有什么人,却有一棵看着很老很大的古槐,朴茁参天。叶子依然是那样的绿,树干上面,干裂的纹路,深褐的基干与枝条。
几乎遮了天上的阳光。我走近了前,阳光透了下来,是树叶的影子?是阳光的影子?
斑斑驳驳。
可我已经感觉到了这个人,这个人就在这棵树的下面,他仿佛很会隐藏着自己,我见了他的背影,我心中就明白:
“一个练武的人,年纪也有四十好几了..可是身体上还是很健壮,衣服是苏杭一带的丝绣,应该是个有钱人。但是,他不是一般的有钱人,他是江湖中人,他怀有武功,而且不弱,但是...仅是不弱...”“江湖中人,找我,可能只为了两件事情,求财,或者,求命.......。”
我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纹:“因为我清楚这件事情好办。”
“为什么要我来?”
那个人却反问:“你可是一个人前来?”
我略不悦:“是。”风吹着我的脸,依然有雨后的芬芳,“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知道。”
“既然知道,就应该清楚我说了的话,就从来也不曾食言过。”
他却沉沉的言道:“不错,荆无命的人如此,剑,更是如此!!”
“哦?”我心中一凛。
“看来你好象真的认得我。”我嘴中冷道。
沧的一声,我的长剑出手:“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来和我说我手中的剑是不是锋利的吧?”
那人却不惊慌,他的不惊慌,却引的我心中略有不安。因为这个世上,武功强的不少,心思强的却不多。他的心思很强。我一瞬间,已经告诉了自己。只见了他,缓缓的转了身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楼主| 发表于 2020-5-5 22: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低着头,一只手,是我手中的剑鞘,一只手的上面,是我杀人的利器。
我的眼睛中,泛出了很久都没有发出的杀气。
头上会飘着云彩,但是我还是觉得太阳很热,阳光射下来,依旧是阳光的影子,和树叶的影子,另外,在这旷野的地面上,还有,我和他的影子。他给我的感觉上面很模糊。虽然这件事情,距离今天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是如今当我回忆起,我依旧不能完全的回忆出这个人的模样,真的是不能。
他笑着对我说:“我清楚你的剑有多快,而且,我也清楚这件事情,也只能你来做。”我见了这样的一双眸子,我已经知道,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但也不是一个值得我要多堤防的人。因为......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他。我很厌烦,像这样的人,我荆无命,当真是不爱搭理。
他还是罗嗦个不停:“这件事情,拜托他人,终究是不牢靠,因为事关重大......”
我微微的抬了头,见了云一点点的遮了太阳,我只感觉到今天的天气,其实很凉。空旷的田野里面,久远的一缕稻田的麦香。一棵很老很大的槐树,孤独的在这里。天上那雨蓝色的天空,挟带着紫色,一点点,一点点,我见了,好象,是苍天流泪时前的感伤。
他依然是一脸的赔笑:“也只能你来做.........”
我默然的看了看他:“我想我应该走了。”我对他讲。
他给我的印象依然是非常的模糊,可我不清楚是云的原因,还是树的原因。
他依然是敦厚的笑过来。仿佛我的言语与冷漠一点也不介意。
我依然,握紧了手中的剑,直直的指着他,可刹那间,剑气传到了剑身。
风过,大片叶子,已经落下来,那是被我的剑气冲下来。绿色的水幕一般。
纷飞了漫天,残落在我和他的身上,脚旁的泥土中。
他见了我这样,被吓到,却不说话了。我收了剑,我回头,因为不想和他说的太多。而且,今日我也不想杀人。他终于肯说了真话:“其实请你来,只有一件事情。”他在我面前,依旧小心地,他的话声音不大,而且这里是旷野,我清楚,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
我听完,于是向前走去,后面,是逐渐遥远的那个人,与那棵槐树。
没有夕阳,因为云很多。
其实我很喜欢云。但是,雨却因为云的厚重终于下起来了。
我看了看天,好象天空在哭泣。
记得江湖中,曾经有人写过百器谱,上面有把兵器,是无论如何,也要知道的。一把,是天机棒,但是消失了很多年。
我的老板,手中经常有一对龙凤双环,也是其中的一把。我真的曾经见他吓退了无数的敌人,所以几乎没有人敢来挑战他。可是,还有一个人......
他叫李寻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楼主| 发表于 2020-5-5 23: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我是感到,我是从很远很远的沙漠中走过来。走到另外的一个世界。
虽然不清楚自己走的这条路,究竟别人走没走过,或者,我已经走的是一条没有回来的路。我不想去想。但是,我手中却有剑。我的剑。和我刚刚说话的那个人,我清楚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叫做“龙啸云。”
在这个江湖中,很少有人不清楚龙。虽然,他的名字与他的武功相比较,的确是响亮的多。的确响亮的多。因为他有他的心。可以偷偷的看到别人的心的心。但是,他出了名,却是还有一个原因。因为那个男子。一个可以令这个世界翻天覆地的男子。是他令龙成名。是大大的成名。却也令他恨他,如曾经信誓旦旦的说敬他一样的刻骨的恨。略带了尘土味道的风,吹过了我的脸。我弄了弄我的斗笠,向了那个方向走来。
我不清楚这里的林子为什么要这样的密集,高高的太阳,射下的阳光。
光和影子在我的身上面浮动。我是骑着马的。
黑马。黑衣。一把剑。依旧是黑色。马蹄下的苔藓有那样一点的潮滑。
马的蹄子声音很缓慢,很有节奏。很放松。我很慢的走来。
因为我清楚,想要见到他,着急是没有用的。而想要杀掉他,再紧张也是没有用。终于,我走到了林子的尽头。我听见了,前面是很多人的说话声,我看见了,一间小酒店。里面有人在进出。有人在那里喝酒。
我慢慢地收着我的马的缰绳,一点点,慢慢的收。我的手中已经渐渐的出了汗来。我的心在跳,虽然,我在用内力竭力的控制。
因为,我已经看到了那个人。因为他在人中是那样的显眼。
我用着江湖人才有的目光和嗅觉,早早的感受到了他的存在。
他的穿着很普通,素色的衣服,但裁减的却十分的得体。他仅仅是默默的坐在哪儿,脸上的神色,甚至是淡淡的,淡淡的。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令他挂怀的。可是他的眼睛却是明亮的。明亮到,可以震慑住我的心。
很少有人能震慑到我的心,更少有人的目光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的心一颤的情形下面,手中的剑都似握的松开。
但是,我站在那里,默默地看去,更令我一目难忘的,却是他的面容。
很多人的面容生的都很英俊。但是,英俊却未必是这样的一种特别的感觉。而只有他,很多年后,我在回忆起当年的事情的时候,只有两个字在我的脑海中。
那可能,就是“难忘。”
我见了前面有四五个人在那里喝酒。
但是他只是自己在喝。我看了看天,早春。我嗅了嗅味道,是泥土的香。
这本不是杀人的季节。
他自己在那里喝酒,在这里,是林间寂寞,是流水孤独?我走了过去,拿着我的剑。
太阳不清楚一下子为什么要变的昏黄。
长剑的金属发射着太阳昏黄的光。
不清楚为什么我要拔出来,剑的身体,裸露在太阳下了,在风中了,在人的眼睛中了。我原本没有想这么做,真的,我也不清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锋芒!在走开。我目送这这些人走开。他们拼了命一样的在逃。
酒店的店家也拼了命的在避开。我冷着脸,拿着我的剑,走了过来。
长剑的锋一样的影子,射在了他素色的衣服上面。仿佛要一下子把他割开。
他见了我,却仿佛已经是醉了的,他不发一言,明亮的眸子,看着我,看着我走过来。我走到了他的身旁。见了桌上,一杯酒。我沉默地站在哪儿。
风吹过了,我看到了风儿动了他的头发,从他的目光中,我能看到几许沧桑,从他苍白的面色上面,却是病容在憔悴,只不过,他在暗藏。在努力地暗藏。我的心中一喜,因为我清楚,我这样,似乎杀了他就能容易一点。
他看见了,却不说话。
我第一次见到,原来一个人面对危险与死亡,却是这样的镇定的。
“清不清楚,有人想要你死?”我在说话,用我的剑说话。
他微笑了一下,依旧是斟着他的酒。我依旧平静着,声音中不带丝毫的感情:“那个人,我可以先不说出来,但是我的名字,却是要说的。”我紧紧的看着他:“在下荆无命,见过小李探花。”
我一剑刺出。
我本不认为,在这样的距离内,他居然可以一下子躲的开。
可是他居然做到了,这份功力与身法,只有我的老板,上官金虹能做的到。但是,凭借我对他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00: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而在瞬间中,我的眼睛中,一下子闪过了很多个画面,他消瘦的样子,苍白的脸色,饮酒过度,身染重病,这原本都要减退他的功力,消磨他的意志,可他却能。。。。
他似乎比我的老板还要可怕。
我一剑就被我这样的刺破了,虽然我很少有刺破这一剑的时候。我听见了,我的长剑在划破了空气的时候的那一瞬间的声音。
“嗖。。。。。”只觉得如水面上划过一片竹叶一样的轻。
我从来不承认我的剑轻。从不承认。
但是,我现在却不得不承认。
在他的面前,我手中的力器,就会如翠嫩的竹子。而我却似乎是一个不懂得武功的孩子。我羞耻,我害怕。我因羞耻而感觉到害怕。刹那间,我两肋下的破绽已经被我暴露了出来,风也如水的寒。我想收回我的剑,但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是不可能。长剑上的阳光。反射的光,反射到我的脸上。风又是瞬间吹过了我的脸。顿时,我的脑海中,是那样期待着再有风来吹动我的脸。

假如我有如蔓延的黑色的雾,那李寻欢,可能就是飘浮的白色的云。
捉摸不定的,白色的云。他的衣服在我的面前飘,如天上的云一样的,飞扬了起来,素色而修长起来的飘飘长衫,斯文而高雅的收紧衣袖。
我长剑从他的面前穿过,他却从我的剑旁闪过。我等着他决定我命运的那一招。因为,我的身体的破绽,就这样暴露开来,在向死亡走来。我见了他的眼神。他的眼神中,依旧是潇洒的神情,从容的神情,甚至,是高贵的神情。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我从来没有见过一种眼神,是我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的眼神。
却是他的右手在我的长剑上面,轻轻一弹,
“当..........”
如雨后的声音,是雨水滴点落在了青石上的声音。
却在我的耳朵旁回旋。我的手在抖,不停在抖,被这一记内力振颤的抖,抖到,几乎我的长剑,就要脱手。我紧紧的握住了,我心中一沉,我内力也在沉,我几乎是逃命一样的远远的跳开。跳开了七丈之外。
我落地,慢转了身来,却远远地望了他,只见他,依旧是稳稳的站在那里,我终于发觉,为什么这里的林间这样的浓绿,这样的密集,阳光射下来,都是破碎的影子。
因为,这里,全是竹子。
他素色的身影,和这里的望不尽的竹子,碧霞朦胧的深绿竹翠,高飞白鹭的水慕山情。
他看着我,没有任何因为运气过招而惊慌的神色,他只是看了看我,若无其事的拿起了他的那只没有喝下去的酒杯,然后,他扬起了头来,从容地喝了下去。原来他这杯酒里面的酒,没有被弄洒一滴。他的脸上,是淡淡的微笑。什么都不在乎的淡淡微笑。我依旧是冷着我的脸,我的脸上一向没有什么表情。因为,我是荆无命,无命,当然首先无情。
“我和你并没有什么仇怨,不知道朋友为什么要来杀我?”他看着我,终于在开口说话。我依旧很冷,我的声音依旧很沉:“没有仇怨,并不代表我不能来杀一个人。”

他说:“这便是你杀人的理由?”
我道:“是。”
他说:“这个理由仿佛很充分。”
我道:“是。”我的话很少,无论是面对着谁。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些少许的惊讶。他说:
“杀一个人容易,不容易的是面对着杀人的心。”
我不笑,我却道:“我没有心。”
我紧紧在对望他:“我只有我的剑,杀人的剑。”
他却笑了,他的海一般的目光:
“杀人并不是一件好事,兄台还是放下手中的剑比较好。”
他说着,他的手在动,他稳稳的将左手中的酒杯抛在了地上,而在右手中,却是多了一件东西,我的眼睛被闪射的精光灼过。
是刀,小李飞刀。
我的眼睛被惊醒,我的心被惊醒。
因为那是他的刀,小李飞刀,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小李飞刀。
从我的斗笠下面,凝视着看过去,看着他,他依旧是站在那里。他的目光中有那样多的神采。是内敛的,是潜藏的,却是那样的让人惊叹的。
迎着清风,迎着光。
他的这样的姿势,这样的神情,收住了的那一口真气的下面。
这是绝顶高手才能散发出的光芒来,我想到了我的老板,他们
两个,那样的相似,却又那样的不同。
因为,李寻欢在拿刀的时候,是淡定的,是雅然的。
他这样的温和与斯文。而散发出来的感觉,却能让人感到无比的压力。
我却能看到,他恰如深海的目光中,却能藏着............
那居然是.....
怜悯。
一阵穿了竹的声音。在从前,我会觉得很好听。
“你以为你的刀可以杀了我?”
李寻欢的却摇了头,他十分的淡然的说:“我只是想请兄台离开这里。”
“你在小看我的剑?”
“兄台的剑已经够利了,在下方才已经领教。想天下间,手中的长剑能比兄台快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人。”
“阁下的确懂剑。”
“懂剑,却不喜剑。”
“不喜剑,却喜什么?”
“喝酒。”
我的脸色终于变了。
难道他真的不清楚,我的老板,“上官金虹”就要到了,而我,只是先来消耗他的内力而已。老板让我接近了龙啸云,只是想真正了解到李寻欢确切的藏身之处而已!~~



有时候,人做出的事情,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回头。
我眼睁睁看着他倒下。
我走到他的面前:“怎么样?”
不清楚为什么我居然会问起他。
他不说话,只是用他的眼睛在看着我。
他的眼睛会说话,仿佛用眼睛就能说出了一切。
他中了毒。
我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心里面却有一些不相信,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曾经最强大的三个人之一。

但我却管不了那么多,我粗野地扯断了他腰上的飞刀的刀囊,让他再无那可求生的筹码。他就这样咳着,不停地咳嗽着。直到他,咳出了血..
因为我点了他的穴道,阻断了他的血脉,没有内力保护的身体,当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也不得。我看着不忍,本想上来点开他的穴道,我不想就他,我只想让他保下这口气来,因为连我都怕,他还没有见到上官金虹,人就已经断了气。却听见,一个声音如鬼魂般地:“你居然可怜他,你不要命了么?”李寻欢与我都随了那个声音,我却见了,原来是这家店的老板,就是那个卖茶倒酒的老头,花白凌乱的一头乱发,粗衣薄履,一脸的贫穷像儿。他似乎被李寻欢那明亮的眼睛吓了一个惊战,但还是定了定他的心神:“龙哮云花了一万两银子,就是要我找个机会对你下手。”他蔼蔼卑微,皮笑又似不笑:“你一定想不到,一个曾经救了你性命给了你酒喝的人,会在酒里面下了毒药来害你是吗?”
李寻欢艰难地说道:“你在我的酒里,究竟下的是什么毒药,为什么当日我奄奄一息的时候,你却没有杀我?”
老头道:“因为龙大爷说了,说一定要等荆爷来的时候,才杀你。”
我听了这话,心中一沉,我面色不变道:“为什么?为什么要等到我来?”
“因为龙大爷说了,他说,只有荆爷才是上官帮主最得力的助手,也只有荆爷能让上官教主相信,他龙啸云,是真心的想结交上官帮主这样的朋友,而且也是真心的想除掉小李飞刀这样的敌人。”
李寻欢的鲜血染红了他的嘴角,鲜红的颜色,惨惨的黯然,反衬着他酒病的苍白,他还可以说话,他看着眼前这个人喘息着
:“无论你是武林中的哪一位高人,终究是救过我性命的人,所以在下也要告戒前辈,前辈如果想活着,那就请快点走吧。”
那人的嘴角裂开了一种不自然的笑容,半闭半盍地:“你以为你的身体,还能发的出小李飞刀了么?”他的话音刚刚落,只见一口血已经从李寻欢的嘴里流了出来,染在他的身上,他干净的那衣服上面。
我看见了那鲜血的颜色,那是内伤的红,毒药已经导致了他的内伤。
却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会燃起一团火在我的心房。
我控制得了外表的坚硬的冰,却终于控制不了内心的人性。我冷冷地走到那个人的面前:“解药。”
“你。。你在说什么?”
“李寻欢在我家帮主没到之前,绝对不可以死!”我一剑抽出,抖了个剑花。那人满头的飞乱头发,已经被我削掉了一灰白而凌乱的一半,带血。
他吓到抱住了脑袋,哀号着:

“好,他的死活,由不得他,也由不得我!”

他扔过来一只白色的瓶子,正要抱头鼠窜。

却见前方金光一闪,是一只金色的飞环。
一下子射到了他的身上,刹那间,他已经坠地身亡。
是一只龙凤钢环。

金钱帮杏黄色的一串人影,已经在我的面前犹如鱼进罐中恭敬地般的站好,我慢慢手了我的剑,等待这钢环的主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00: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却见前方金光一闪,是一只金色的飞环。

那个人已经坠地身亡。

是一只龙凤钢环。

金钱帮杏黄色的一串人影,已经在我的面前犹如鱼进罐中恭敬地般的站好,我慢慢收了我的剑,等待这钢环的主人。

他远远的走了过来,我冷冷地在一旁观看,直到,这个人的身影就在我的眼前晃动,从涣然的模糊,到凝聚的清晰。他依旧是一副肃杀的气息,让我的内心,因感受到了他的存在而不寒而栗。

“我等恭迎上官帮主。”

其余的人黄袍杏衣,恭敬在了那里,人人都不敢说话,只有我上去通报了一声。

“恩”他只抿然地一声回答。

仿佛看到了我,又仿佛没看到我。

其实我的心里面却是知道的,他的眼睛里面,此时根本就没有我。

我从他的眼睛上的瞳孔中看到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李寻欢。

上官金虹来到了李寻欢的身旁,他皱了眉,神情上不屑一顾,却又十分失望,他从李寻欢的身上看去,一直看。

从他受伤的鲜血上去看,看到他气息的微弱,沉沉的咳,看他被肺病折磨却依旧有着绝世俊美的一张脸孔,熟悉却又未熟悉地,直到,接触到了他的目光。

他的目光,可以完全掩盖住身体上那病弱的残缺。

他的眼神,如沧海一样的深蓝的浩瀚,又如刀锋一般内敛的凝藏,他闪烁的目光中,亦有笑一样的嘲弄,有忘情般的离伤,但是也有高贵心性,有傲然的坚强。

而此时,上官金虹遭遇到的,恰恰是,李寻欢那傲然的坚强。

他遭遇到了这样的目光,心中仿佛蓦来一丝恼恨:“真没有想到,几年不见,小李探花居然到了这般田地。”他故意这样说。他痛恨李寻欢此时的眼神。

李寻欢嘴角旁染着红,他孱弱身体外的衣服上,凌乱的痕迹,血迹未干。

他笑道:“李寻欢也很荣幸,今日看到帮主如此劳师动众的前来。”

上官金虹冷冷道:“怎么,你以为凭借你现在的身体,我会在意你的小李飞刀吗?”

李寻欢笑道:“当然不会。”

上官金虹恨道:“如果我现在杀了你,只有令我自己抱有终生的遗憾。”

李寻欢道:“不错,如果你今日杀了我,你只是胜了李寻欢的人,但却无法让天下人知道,你是胜了小李飞刀。”

上官金虹道:“李寻欢果真是李寻欢,有时候我甚至在想,为什么我们距离的这么近,却一定要成为仇敌?”

李寻欢道:“天下间的仇敌二字,与朋友二字,有时候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有分别的但只是人心。帮主今日这么做,又何尝不是拗不过自己想要求胜的心呢?

上官金虹冷道:“十日后,你我仍然在竹林中相见,到时候生死成败,各安天命。”

他冷看着李寻欢:“小李探花身子上的伤势不轻,还需要尽心的调养,只是到了那一天,我定不会手下留情。”

他闪亮的眼睛中有野兽发出一样的光:“十天的期限,小李探花觉得如何?”

李寻欢道:“高手过招,又何必要这样长的时日?”

他笑道:“三日足矣。”

我在一旁,听得心中一颤,三日,三日恐连轻微的皮外伤都恐怕不能结痂愈合,更何况是李寻欢肺病已久,此时又有重伤在身?

上官金虹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很好,三日就三日。”

他居然也没有推辞之意,仿佛他亦认同了李寻欢的决定。

他转了身来,头也不回,冷冷说道:“还望小李探花不负期约。”

李寻欢沉着声音笑道:“一言为定。”

上官金虹走到了我的面前:“无命,李探花需要一处静养之所,安心养伤三日。相信你已经知道该怎么做。”说完,他已经黄衣金带,飘然离去。

“我当然知道李寻欢应该被送到哪里。”

我扶起了李寻欢,我的手触到了他素色的长衣,那上面有温热的潮湿。我知道,这是身体上极度虚弱的征兆,可是,他本不应该这么消瘦,这么憔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00: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我将他扶了起来,我才发觉,前面已经有一辆马车停在一颗大树下面了。我抬了眼睛看了看天,上面有石青色的云朵,漂浮在了这样一克墨绿色枝叶的大树上面,风也和云一起,时而被风扫碎向东边,时而被风扫碎向西边。

我没有心情去管地上的树,天上的云,我只看到了那一辆马车,在大树的下面,不远,不近。。早春的风并不温暖。就这么夹带着冷露般的凉。终于将他放在了车上去,他一缕血迹从嘴角流出,一滴,染在了雪白的衣服上。

又是冷风吹过来了,我嗅到了空气中的些许血腥。他的眼睛在望着我。我竟这样不到一尺远地平静端详着李寻欢的脸,第一次。
我冷冷的说:“你这样活着,是不是太辛苦?”

李寻欢抬起了手臂,嘴角在他的擦拭下变成了凝固了的褪色的深红,不深不淡,有如一朵破碎掉了的红花,惨淡地掉在水中,绯红地化在水中,粉身碎骨。
我看了他的眼神,红花虽可遗逝,但情义却终难偿。拭的下嘴角的血迹,却终究拭不下人心底中那一抹哀愁。

“荆无命既然是只管杀人的人,有何必理会人活者有多辛苦呢”
他眸子闪亮着说道。

他不停的咳,我几乎能听的到,那深入肺腑的残忍。
还有他新伤,我没有想过,原来一个人的身体可以承受这么多的伤害,还能坚强的活者。我也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景象。因为,我没有杀过得过痨病的人,也从没有想过,我居然杀不了一个得过痨病的人。

我甚至在想,李寻欢如今已经不是从前的李寻欢。
帮主为什么还要与他这样的人决斗?为了什么?还是,为了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的江湖神话?

我觉得我似乎真的犹如冰川黄沙般的冷血。他的血没有打动我几分,我本想杀了他,我没有帮主那样高的名声,比武还要那么罗嗦。杀掉了李寻欢只能造就了我的扬名。但是,我终究没有这么做。

李寻欢,其实很年轻。还有,他那般令人风魔的特别的感觉,那样的令所有人都不堪拒绝,拒绝他的纵酒时桀骜的癫狂,拒绝他文人一样书生意气的谈吐。还有,拒绝掉他的例不虚发的杀人魔刀。

我冷看眼睛着他的那张有魅力的脸孔,他本不应该这样去选择死。
我知道我应该将他送往何方。

那一日,日见青云,夜落霪雨。。

我将他送到了西湖旁的一尊小楼上面,没有人知道我来过,也没有人知道我什么时候走开的,我将解药放在了那个楼上的房间中,那个房间里面,到处是红色的帷幔与亭帐,有如红的胭脂的世界,是化在水中的胭脂的世界。

所以,也有人也叫这里为“纨红楼”。

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得而知,我本不想知道,但是,在我的心底里面,却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关心起李寻欢来,他的一滴鲜血,落在了我的剑上,我没有擦,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害怕这滴血被风吹干,吹掉,吹走。

我用了三尺白布,裹了剑上去,将剑安放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那里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知道我换了剑,就如,没有人知道我的左手也会使出杀人的剑招一样。

那一日。日见青云,夜落霪雨.............................。。

李寻欢安静地躺在床上,床很软,很大,很舒服,但是,他依旧是被咳嗽折磨的无法睡去,虽然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折磨,但是毒伤发作下面,不得不令他醒转过来。因为就算他是李寻欢,也实在是无法忍受下去了。

他醒后看到了鲜红色的帷幔,褐红色的床被枕头,木床,房间也不大,很温暖。光昏红地斜入了房内,打在了他的脸上面。依旧是很温暖。

他看见前面走来了一位女子,她冲着他笑,笑容中,是有如女孩子见到了兄长后想要撒娇的纯真可爱的神态,她的秀发如云,绾在头上,螺形,又泻下,如西湖旁的月光,都被一条红色的带子扎紧,尽了她可人的神态,衬了她迷人的面庞。

“大哥”

她叫了他一声,她微笑着看他过来,犹如他的亲人。 李寻欢欣然由衷地微笑:“小红.”

此时,他脸上的微笑终于可以掩盖住他的忧郁和伤痛:“我怎么会在这里?”孙小红扶着他慢慢躺下,她雪一样的眸子还是微笑着:“也许是哪位高手送了你来,但是走时,却没有留下姓名。”
她的微笑能让人忘却了很多烦恼。
“哦。”
李寻欢低了低眉毛,他已经想起来前面发生的事情。她握过了他的手。才发觉,原来他的手是这样冷的。

犹如冬日雨后西湖的湖水。令人从心底品尝了一丝心酸。

孙小红只好沉寂下去,为他掖了掖被子:“我已经为的大哥请了大夫看过,大夫说大哥的病又重了,而且还有内伤。”

她为他倒了一杯茶来,茶在清水中轻飘,一会儿摇曳在水面上,一会儿又摇曳到了绵绵一杯水中,旋儿一样地,起伏不定:“大哥是不是又有了什么麻烦?”李寻欢微笑起来:“我很好,只是三日后,我可能要离开这里。”

他看见孙小红在帷帐外,洋红色如被水冲淡的斜衣束带,比从前更来的美。


小红将茶放在了李寻欢的手中,她的动作很温柔,水儿是略热的,她知道他的手为什么这么冷,那是因为病情恶化下面,身体已经再承受不起伤损,一时间,再难以强壮暖热起来。

她希望自己能给予他温暖,哪怕是一杯热的清茶。

“为什么这么快就急着走?”孙小红问道。

“因为老天就是这样安排。”

李寻欢只噙下去一口茶,他随即将茶放在了床旁边的石案上。

案上有一只梅花,斜插在一尊绯浓琉璃瓶子中。

梅花是雪白色,但要被房中的红染映成淡淡样的粉色,有如涂了一层玫瑰花露。
清香的寒气从花蕊处散发了开,李寻欢咳嗽的声音不再那么急促和猛烈,却不清楚是不是因为梅花的花香。

“刚刚为你脱下外衣的时候,发觉不见了大哥的刀囊。”

“没关系,飞刀一直就在我的手里面。”

“可是,刀囊却很少离开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样的强敌?”

“是。”李寻欢没有回避她的问题。

孙小红不再笑了,却也再也没有问他。因为她心里面已经知道,有些话,就是再逼他,他也不会说出来。

于是,她不再问。李寻欢的咳嗽剧烈了起来,直到,孙小红看到了那鲜红色的东西染到了一张丝帕上面。

她心中一惊,李寻欢上看去,当眼睛掠过了他的那张脸恐时候,却不知道为何,自己也在内心要蓦地中泛荡起一丝莫名的苦味,那种苦味是深深的,挥之不去的,却又是轻轻的,如烟缭绕,回旋着上去。

却有不得不如用蔷薇上的刺,理智按耐的下来。

最终,这种感情在她的眼神中泛荡出点点的怜惜,模糊成一滴泪花。

“小红,你怎么了?”

李寻欢更多的时候是见到小红的笑容,很少见到她哭。

孙小红有如花溪间碧绿莲子,枫叶下海棠一样热情的,清脆活泼又率直。

如今她落下了眼泪来,还真令他一时间无法适从。

李寻欢的心中触动,有如是秋日的一潭水中,不得以划过的涟漪。他想伸出手来安慰她。

但是,当冰冷的手为她擦下了面庞上落下的泪珠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她眼睛中流露出的那一丝怜惜。

一丝深深的怜惜。

在这一时刻中,他心中已经明白。

他的胸口一阵沉闷的疼,挥散了很久也挥散不去。

他略歪了头,他低了英俊的眸子。

孙小红已擦不去眼旁的泪了。

她跟了他在一起的时日不短了。

她知道李寻欢是怎样的人。

“为什么又受了伤?”孙小红的泪花是连续着的的,她心中萌发出了各种各样的感情的泉来,触机到了李寻欢的身上,他的眼眸,他的神情,然后在回荡到她的心中,直到到眼中,统统化做了泪。


“又不是第一次了。”李寻欢若无其事的样子笑道:“你是天机老人的孙女啊,所以应该胆子大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00:0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孙小红转过了头来,晶莹的泪流在了眼中,却没有再更多的涌出来,明明眼睛中流出的是热泪,可她却只感觉到心是冷的....

她很想挥之去,却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造化弄人啊,造化弄人...

她所昭思暮想的人现在明明在她的面前,可她自己却感觉要比他思念中幻觉中的更为遥远,他的心不在这里,他的心已经有若一只梦霭做成的锁,锁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了...

而他现在的身体中,却也在承担着被锁住的痛苦,人世间没有太合适的事情,却填充着种种不知所云的错了位事,错了位的人,错了位的情.

她从一面玉边瑶花镜子之中看到了她自己,她是被红色包围了的,衣带是火红,长衣是桃红,唇上是胭脂红,丝带上的金子红,她喜欢这种烘融的色,因为暖和,因为直接,因为欢喜...

可是,她也不得不感到,情字有时也若冬日中西湖湖水的寒,是叫她无论穿多少红也融不暖.

李寻欢沉默.却只是微笑着眼睛看了她去...

不一会,她终于恢复了从前的心情.孙小红,毕竟还是孙小红.....

她终于平静地面对着他英俊的笑容了.

"我出去一下,你先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就回来."她笑了笑.

"好."

李寻欢仿佛很顺从般的点头,他仿佛也已经很累了,上官的毒药很霸道,他刚刚服下,就算他是李寻欢,也是要好好调息内功,这样,才不能叫体力消耗的太厉害,更何况,他的体力已经被他几乎消耗殆尽.

孙小红轻盈的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回头冲着他笑着做了一个鬼脸..她是笑着走出门的.李寻欢不得不想到,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孙小红,也许他的生活就没有那么多愉快和轻松.


他的手里面却还有一把刀,最后的小李飞刀.

小李飞刀的神话,并不根源于他的飞刀有多少把,而是根源在他的例不虚发.

此时他仿佛已经感觉到"纨红楼"的楼顶有人..

他依旧躺在那里,他不说话,也不想说话.因为他知道当麻烦找上他来的时候,他是无论怎样躲,也躲不掉的.

一个人从房揭开了房间处的瓦片,一个枯竹般的身影,从房上面遁了下来.

持着一把雪亮的剑,剑的光,反射到了李寻欢的眼睛.


"小李探花李寻欢,可是阁下"

李寻欢从床上坐起,笑了笑:"正是."

那人道:"那你可知道,在下是谁"

李寻欢笑着摇头:"不知."

那人沉道:"你虽不知道我是谁,但我却是知道,最近有关你小李探花的一件大事情!"

李寻欢笑道:"哦什么事"


那人青衫黑裤,皂履薄靴,目色狠毒,面横颧高..提着剑道:"我却知道你三日后要办一件大事情,那就是找上官金虹决斗!!"

李寻欢修长的手指,抚摩着手中的飞刀,笑了笑:"阁下的消息,的确是很灵通.但在下也实在不清楚这件事情与阁下有何相干."


那人哈哈一笑:"李寻欢,你别忘记,你在这江湖上,自打成名之日起,就损了多少英雄的名声,废了多少好汉的武功,又害了多少人的性命!你以为,三日后你死在上官金虹的手中,就是可以补偿得了了的么"


李寻欢轻轻咳了几声,却笑道:"我与上官帮主决斗,无论胜负,自是要让很多人或失望或高兴的了."

那个人大笑道:"知道了就好!今日我就要为死在你手中的人报仇,免的今日杀不了你,日后兄弟们后悔!."

李寻欢沉然不答,手中的飞刀却似已亮了刀锋.

那人大喝一声,提剑便上,一剑挥出,原本似若能刺中李寻欢,却不想李寻欢早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李寻欢一掌挥出,正拍在这他的腰上,此人顿时大骇,只觉传来一股内力,气若蹈海,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的人已经被打翻在地.

他快翻身,却见李寻欢已经立在他的面前了,他身材修长挺拔,澄澈的目光在默默的看着自己,面色上却非常平静...

这人慌张的大叫了一声:"他手中只有一把飞刀,此时不动手,还待何时!!"

说罢,只见了房上,窗外又窜进了几个人来,各个手执兵刃,意态粗豪,见了李寻欢,似乎也会有种种恐惧..
地上那人大叫:"谁人要了他的性命,我家产便全与了他!"此言一出,众人蜂拥而上..

可说时迟,那时快,几人前进还没动半步,却听暗器划音溅血之声,几个人纷纷倒地而死...

地上的人见了此情景,也慌忙逃窜,想夺门跳窗而去....

正待要逃走,忽然一只钢环从门外打来,正中此人的背后,一声闷响,他已经骨断气绝.

李寻欢见了此情景,忽觉心中沉闷,胸口疼痛,一股腥咸感觉,却带出了一口鲜血来.
他只感觉眩晕,只好扶着床,慢慢的将残血吐了出来.

却见了一个人,轻轻脚步,傲然潇洒,走进了这纨红楼,身后几个人,杏衣金带,脸上却戴着青面獠牙的面具.

两人架着一女子,看样子却正似被点了昏睡穴的孙小红.
那个人很清瘦,仿佛人的身材上还没有完全长好,他穿了一件墨绿色的合体长衣,腰上却是围着一条金黄绣边腰带,二十岁刚好的年纪,一张脸似笑若似非笑,眼中却藏有一缕不容易见的忧郁.

年轻人看了看李寻欢,示意左右将孙小红放在床上.
"小红,你怎么样"李寻欢连忙握过了孙小红的手,却觉得冰冰冷冷..

"只是点了她昏睡穴,并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另外,你的内功本就不多,别指望想用内力救.这里有一瓶"落花还魂丹",最好给他吃下去,总之这三日,谁都不要想伤了你一毫毛,费了你半分内力..

李寻欢喘了口气问道:"阁下是谁"

年轻人道:"上官飞."

李寻欢不由怒道:"今日并不是决斗的日子,令尊为什么要派你前来"

上官飞笑道:"若不是我,刚刚死的人,可能就是你了."

李寻欢沉声怒道:"不错,可并且也能让人明白,你们金钱帮,全都不认得"草菅人命"四个字."

少年听后,半晌不语,忽然,却大笑了起来:"草菅人命!"

他大声道:"你以为来杀你的人是谁"

他快几步,走到尸旁,踢起了死人手中的剑:"这个人,用的虽然是海南剑派的窄身剑,但武功的路数,却并非是完全海南剑派的一路,你与海南剑派旧人曾经的恩怨,根本就与他无关,这个人本就是个闯荡江湖的败类,今日来杀你,无非是想趁你内伤在身,结果了你的性命."

他将长剑一抛.笑了笑道:"他也和你没有仇冤.他却只想杀了你,也只为杀了你,借杀你之名,日后在江湖中敛财立足!"

他又踢了踢被暗器射死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却也被这个庸人骗,你认为他们都是与你有仇的么他们根本都是和你无怨无仇的人!却也都是些想真心杀你的人!因为他们也都不为什么,只是想能拥有战胜小李飞刀的名声!!"

"而你却真就被恩怨蒙蔽,手下留情.你认为你这样做,就是认得"草菅人命"这四个字了么"

李寻欢沉默不语.沉默中听他大声的说这眼前的这一幕幕.

他又感受到胸口的强烈的剧痛,他苍白的脸上泛起了温红色的潮热,他不挺的咳,直到又咳出了鲜血来,染红他的嘴角,成为被冬日风雪中扫碎了的梅花花瓣,印染在了他的长衣上,上官飞冷眼看着他的痛苦:"三日后,金钱帮要让天下人都知道,"龙凤双环"定是在"小李飞刀"之上!"他又咬牙道:"所以这三日内,任何人想要趁虚而入,都不可以!"

李寻欢挣扎着站了起来,抬起了头,眼眸紧看着上官飞,沉声道:"请你们出去...""

"这三日内,离开"纨红楼",并且,日后也不许踏入西湖半步!"

"你在说什么"上官飞眼角的肌肉微微的抽动,手中的钢环似也被拿的更紧.

李寻欢平静道:"我是说,请你们金钱帮的人,此时就离开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00: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夜风吹动着池旁的水柳,柳的枝条在池旁拂摸着水儿,慢慢的摇,不近不远处似乎有灯火在亮.

但是就如这里的雨巷一样,一切都如浸湿在了一层朦胧的水中,有些许凉意,也有些许澄净.一切都仿佛是碧绿色的,湖水透出墨绿,柳叶也绿的琼脆,就连雨巷中的雨仿佛都是绿色上调色用的水.被天地潇洒的在这个世界上涂刷.

我来到西湖已经有了一日,这一日里面,我除了站在西湖旁立在那里看西湖的影子,就是一个人来到西湖边上一处宁立的茅木相成的酒亭中饮酒,这里正是人不多的时节,我会在这里,看雨,品酒,赏西湖...

西湖的落花很美..有清莲出水,若雪洁白远处看去,大片都藏在了天日水间的墨绿色中,更有落水杨花,也如离人之泪,覆着水而漂流而去,终为一池萍碎.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来干扰我,也许我一生一世,都要在这里静静的坐着,因为爱次番的宁静...

也许没有人的宁静,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宁静.但是,这种宁静最终被一种情景打破.如落在地上的酒杯,该是粉碎的时候,就无可能再拼凑的起来.
因为,我看见了上官飞.

我走过了雨巷,天气依然是梅雨季节之中特有的雨,我喜欢雨.但是不喜欢在我喜欢的雨中看到我不想看到的人.而这个人,却正是上官飞.

他拿着酒,我知道那个是女儿红,女儿红有飘香,这种飘香恐怕十里外我都能闻的到,尤其,是在着清爽幽洁的西湖.

他拿着酒大醉的在我面前踉跄而去,手中不停地仿佛是在挥舞着什么,他的龙凤双环不见了,周围也不见了跟从他左右的什么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情景.

我很吃惊.

我走到他面前,只问了一声:"你怎么了"
我的声音要比我预想之中的冷淡很多.

他看了看我,又仿佛是没有看清楚地:"为什么要败...为什么要败!"

他自虐一般挥舞着拳头打着自己的头,头发也被他弄的很蓬乱,他的样子很落魄,他落魄与喝酒的神态,会让我联想到李寻欢,但是,当我联想到李寻欢的时候,却又发觉自己仿佛是错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你败了什么你没和谁比武."

在西湖的风中我这样问他.又仿佛是在安慰着他.他混乱地摇着头:"为什么!"他站在那里不动了,仿佛心中也在挣扎和矛盾之中.

我又插嘴:"怎么你看到什么"

他喃喃道:"小李飞刀,真的是例不虚发么"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第一次,他好象是在恳求般地对着我说话,第一次.也让我看清楚了他的脸,一张还很年轻,稚嫩,青春,朝气,敏感,天真,忧郁,却又很好看,很漂亮的面孔.

他的模样并不像是他的父亲,上官金虹的模样虽然威武,但却多了很多阴眸冷骛,并不怎么清俊脱俗.

上官飞很像是他逝世了已经很早了的母亲,据说,他的母亲是当年的扬州名妓,万种风华,一笑倾城.可红颜薄命,很早就已经逝世.几十年过去,却依然没有在世人的心中消逝.不清楚为什么,我有一点心软,我说:"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这已经是江湖中的事实.这一点,恐是令尊也是认同的."

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却有些厌恶自己的怜悯之心.因为这种怜悯,似也在安慰着这个与我相干似又地位上不同的人...

我有心对这样的人冷漠...

是因为我对世界上一切所谓的权贵冷漠.除非,这个人与我在钱财上有着什么必要的关联.

他的眼角处,紧紧地收着即将落下的眼泪,略温和的一字眉毛向上又挑了一挑,此时,他要恢复的是他那要强的心.他在我的面前走掉,是因为怕落泪让自己告诉别人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软弱的女人.
我看着他离开...

但是脑子中却不清楚为什么又想起了李寻欢,我终于知道李寻欢的特别,那就是他无论在什么情形下,都不可能失去了他特有的自信,或者说是骨子里面的一种别样的任性.所以,无论他多落魄,他都不会给人落魄的感觉.

我抬了头,发觉,月亮不清楚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云端上面,今日是一日在下着清丽的雨,我喜欢雨.我在其中慢慢地享用着生命中在这雨中的时间.
虽然,我不清楚上官飞与李寻欢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手中的剑依旧放在我的怀里面,紧紧..

上面缠绕着白布三丈.

这已经是第二日的夜晚.
孙小红醒来的时候,恰恰是李寻欢坐在她的身旁.见了她醒来,他的脸上泛起了笑容."我怎么会睡着的"

她起了身来.看到他好象一夜都没有睡的样子,好象又增添了他的几分憔悴.

"你醒了"

"大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寻欢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一群人,好象很不应该这个时候来到这里,但我已经叫他们离开."

孙小红笑了笑道:"是谁这样不识时务有小李飞刀在,还敢到这边来放肆"她笑着,又摸了摸还有些疼痛的头:"刚刚好象真的是被人点了穴."
李寻欢道:"不是刚刚,而是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孙小红抬起了眼睛看了他去:"你就在这里默默的等着我醒来吗"
李寻欢没有说话.

孙小红沉默.
"你快躺下,别着凉."李寻欢劝着她说.他坐到了孙小红的床边,为她将被子掖好.
"不....."此时却不清楚为什么,她的心重新变的很烦乱.
"李大哥,我..."
"你想说什么"

"我.."孙小红道:"大哥,你的身子不好,可是却还要来照顾我..."
"什么都不要说了,好好休息."李寻欢柔声道.

"如今你穴道已经自行解开,看来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说罢,他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他站起了身,却要向门外走去.
"大哥,你要去哪里".
李寻欢道:"后天是我与上官金虹比武的日子,我睡不着,想出去走走."

"可是大夫说你现在的身体是不可以随便走动的."

李寻欢苦笑道:"我的身体,每日都是如此,难道也都要呆在屋子里面不出去才成么"
孙小红道:"可如今不同往日,你是刚刚受过伤的人啊!"

"小红."李寻欢转过了头:"你是能明白我心中所想的人."
他又摇了摇头:"我不希望看到你也同别人一样."
他将孙小红的手放到了被子中.笑道:"所以我现在,只想找酒喝.""大哥,你不要这个样子."
李寻欢转过了身,却向门外走去.
"大哥!"
李寻欢的略略地停了下脚步,他好象心中顿生起了一丝犹豫与忐忑,但他没有回头.
他还是执意离去.
他好象已经给了她很确定的回答.
她眼看着他离开,在不知不觉之中,泪已经落下.

西湖湖边有一处很好的酒肆,这边尚有月光射下来,打到西湖上面,若一张银盘,远远地看了去,那水中朗月,朦胧轮背,倩影婆娑.

这家店昼夜里面都会为路人卖酒,不论这个人到这里是什么身份,是什么来头,贫富贵贱,只要付上几两银子,都会有上好的女儿红与竹叶清被端的上来,每只酒上尘封的红纸,都只为品酒的人儿撕下来.喝酒在这里好象没有分别.
西湖的风流,自风流在这别样的人情上吧..

李寻欢已经喝了下去第三坛酒,身旁的小二惧怕的看着他,连在一旁放桌椅的手脚都慢软了下来.掌柜的在一旁看着帐本,一言不发.

看着眼前这个人咳嗽着喝酒,见了如此情景,只道是他是要拿酒用来自尽.
却听得叮的一声,酒杯已经在了桌子上,里面的酒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小二的手一软,凳子也被弄的掉在了地上.喝着酒的人俯在桌上,喘息了一阵,勉强挣扎得过,然后却又若无其事一般,只是用一张丝帕文雅地擦了擦嘴角,回头又对店小二道:"烦劳小二哥,再帮我弄一坛酒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438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00: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看着眼前这个人咳嗽着喝酒,见了如此情景,只道是他是要拿酒用来自尽.
却听得叮的一声,酒杯已经在了桌子上,里面的酒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小二的手一软,凳子也被弄的掉在了地上.喝着酒的人俯在桌上,喘息了一阵,勉强挣扎得过,然后却又若无其事一般,只是用一张丝帕文雅地擦了擦嘴角,回头又对店小二道:"烦劳小二哥,再帮我弄一坛酒来."

小儿吓的看了他一眼,忙又悄悄到了掌柜跟前说:"掌柜的,这."
掌柜只看着帐本,瞥了李寻欢一眼,示意了小儿,将酒拿将过去.

小二心里面却一阵恼恨...
将酒摆上了桌的时候,顺便说了一句:"客官,您喝是喝,可千万别死在我们店里面.."李寻欢听了,苦笑了一下,却不理会他.只管去将那女儿红上的红纸撕下....

此时却有人道:"谁说他会死在这里"

一人声音冷冷,有若包灭了火焰的木棉.

小二和掌柜都瞧了门口处,却见夜色苍茫,湖水清净,一个人,紫衫云衣.掌柜心中一沉似乎是觉得情形不妙了.

"这位客官,您是喝酒,还是住店"

"既不喝酒,也不住店.."

"那您是..."

"看人."

那个人走上前了几步,来到李寻欢的酒旁,放了在桌子上的长剑.

李寻欢抬了头.

"你是否认得我"

李寻欢笑了笑道:"你认错了人."

那个人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复杂的微笑:"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认不认得我,怎么能就能证实,我已经认错了人"

那个人仿佛很熟悉与李寻欢对话,就连他的性格,他的语感,都是在心中蕴藏自如,他坐下了后,人们才发觉,原来虽然他的身材并不魁伟,但却的的确确是一个孩子,是一个略略单薄俊秀,而又才年方十四五岁的孩子..

"李大侠.."
他一笑,青澄英俊.他的模样却是生的真好啊...面若桃花,眉畔留情,就连头上束发的青色丝绦都是那么的峻逸可爱,他如青苹橘木的犹自颖然.

李寻欢依旧品着自己的酒,他那纤长的手指将酒倒下,放到唇边时,忽然问了他一声:"大哥和小云他们现在还好吗"

那少年也倒下了酒,放在唇边时,犹豫地回答了一声:"也许好,也许不好.."

李寻欢的眸子稍有了一点停顿他似乎在决断和忧悒着什么,但他最终下了下决心:"

诗音,她现在还好么"..说完了这一句,似乎胸膛中的伤处,有魔一样火焰在撩拨着他,恣意地烧.李寻欢不由得,咳嗽出了声音来..

那少年没沉默,眼中紧紧地盯着李寻欢看,看着他的虚弱和颤抖,最后终叹了一声:"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决定和上官金虹比武呢难道你不清楚你不可能会赢"

李寻欢没有说话.将碧玉的酒杯放在了桌面上,他的眼眸深的如海.仿佛藏的下天边的明月..他的神情中有一种别样的物质,仿佛是神佛般的旷世的悠然.叫这少年在一念之间得到了品尝.回味之中,倾醉其间.

少年不再笑了,他被李寻欢的眼睛所触动.他虽然年纪青,但行走江湖的时间不短了,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别样的风华..

也许这就是江湖中久久传闻的李寻欢的别样风采吧.当真是与凡器不同的,还有他那憔悴而清俊的面容,白衣衬下,若雪出尘,人淡如菊.

少年若梦呓,他说:"我吕家虽然世代高侯,却是极为钦佩李大侠的门庭高华与旷人济世的才干."他几句话又衷而言,但却发觉,李寻欢的神思仿佛没有在他的谈话范围中.

少年并不停下,又说:"所以,家兄吕凤先已经决定,联合天下的武林高手,一定要阻止你与上官金虹的决斗."李

寻欢还是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虽然他的目光依旧是闪烁着的,但却仿佛沉迷在另外的一个世界之中..少年终于没有再说话了.
他从怀中摸出了一只梅花般形状的钗来,梅花血红,钗身洁白,若杜鹃染血:"这个是家兄叫我交给你的,希望李探花好好保存,另外,请不要和上官金虹决斗."少年翩翩而起,若风一般要踱然而去...

"等等!"李寻欢忽然道:"令兄吕凤先,是怎么得到这只钗的"
少年回了头,见了李寻欢的脸上已经泛起了病态的红,他因虚弱而苍白,就连病红的颜色,都嫣然地呈现出暗藏的支离..
李寻欢慢慢站了起来,一只手拂按在胸口上,一个字一个字地问他.

少年只好淡然,他说:"家兄说,如果你还念及这只钗的话,那就不要和上官金虹决斗."
少年想要离去了,因为有不清楚的一种感情,在他的心里面油然而生,他只想快点办完事,他不想再对着眼前的李寻欢做出种种虚伪的面孔来,因为这些,只能叫他的内心产生一种新的痛苦.

他还是个少年,他理想重重,自来都是把李寻欢当作自己的偶像,他知道自己的言语,已经触动了李寻欢的伤口,这伤口无论是内心的还是身体上的,他眼看着他在留血,他受不了.

正因为年轻与青春,还正赐予着他一颗理想而正义的心.

他转了身,想快点走出门,心中这样想,却有青蓝色的寒光在他的面前一闪,尖锐的声音伴随着雷火一样的力量,从他的身旁穿过,有若要将他的魂魄引动击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秋迷天下  

Copyright © 2001-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Skin by @子不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